• 全国消防安全教育示范学校
  • 全国国防教育特色学校
  • 全国中等职业学校德育和校园文化建设工作先进集体
  • 安徽省劳动竞赛先进集体
  • 安徽特色示范中等职业学校
  • 安徽省高技能人才培训基地

    党群之窗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党群之窗>教工之家

    正反两组人物 性格同中有异

    时间:2008-05-09 21:24:00 来源:蒋翀凌 作者:蒋翀凌 点击:4995次


     


       《孔雀东南飞》是我国保存下来的最长的民间叙事诗,也是古代最优秀的长篇乐府民歌。长诗塑造的正反两组人物,形象鲜明生动,且同一类人物性格同中有异。

        一、正面人物:刘兰芝,焦仲卿

        刘兰芝、焦仲卿是长诗极力歌颂的被恶势力毁灭的悲剧人物。他们一个是封建社会劳动妇女的代表,一个是深受儒家思想影响而又忠于爱情的封建社会下层小官吏的典型。他们在共同反抗封建势力压迫的斗争过程中表现出许多共同的性格特征;但又因各自出身不同,所受的教育不同,两人性格同中而又有异。 

        1、他们都忠于爱情,但焦仲卿不像刘兰芝那样相知甚深,笃信不移。

        他们两人“结发同枕席”,相亲相爱,情深意笃。焦母无端挑剔,横加罪名,要赶走兰芝,焦仲卿立即挺身而出为妻子说情,说情失败,他无计可施,只得恳求兰芝:“卿但暂还家,吾今且报府。不仅当归还,还必相迎取。”分手时兰芝也叮嘱焦仲卿:“君既若见录,不久望君来。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举手长劳劳,二情同依依。”二人情意绵绵,依依不舍。最后在无力冲破封建恶势力的迫害,不能破镜重圆的情况下,双双以死殉情。一个不慕太守家的荣华富贵,毅然“举身赴清池,”用死表示对爱情的忠贞;一个不顾白发老母孤苦无依,毅然“自挂东南枝”,用死报答妻子的真诚相爱。

        刘兰芝对焦仲卿的爱是彻底的,坚定不移的。焦仲卿遵守府里的工作制度,很少回家,丢下她独守空房,她不怪他;焦仲卿受母亲逼迫休弃她,她不怨他;迫于兄长淫威答应再嫁,她痛苦万分,并心怀死念。而焦仲卿呢,听说兰芝再嫁,请假归来,见到兰芝不问情由,不由分说,就是“贺卿得高迁!磐石方且厚,可以卒千年;蒲苇一时纫,便作旦夕间。”揶揄讥笑,挖苦讽刺,表现了对兰芝的相知不深。

        2、他们都有反抗精神,但仲卿不及兰芝坚决。

        对于封建恶势力的迫害,他们都进行了不屈的抗争。面对焦母的无端挑剔,兰芝不堪受辱,自请谴归,表现了人格的尊严。离开焦家之前,她早起“严妆”,着意打扮:“著我绣夹裙,事事四五通。足下蹑丝履,头上玳瑁光。腰若流纨素,耳著明月珰。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表现了一个弱女子在封建恶势力迫害面前的坚强镇定。县令谴人说媒,她不畏权势,断然拒绝;太守五郎求婚,她迫于压力,表面应允,但心怀死念。最后她毅然用死对封建礼教提出了强烈的抗议,用死对封建恶势力进行了最后的彻底的抗争。焦仲卿面对妻子遭受母亲的无端迫害,也能勇敢的站出来为妻子辩护,并以“终老不复取”相要挟,最后在一切希望都破灭之后,竟不顾白发老母的劝告,违背“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古训,勇敢的“自缢于庭树‘,用死给封建家长致命的一击。

        刘兰芝的性格是坚强的,她的反抗是坚决的,她以死殉情是毫不犹豫的。而焦仲卿则不然。他逆来顺受,在母亲面前唯唯诺诺。他向母亲恳留兰芝,母亲捶床大怒,破口大骂,他默默无言,束手无策,唯有落泪而已。在自杀前还“徘徊庭树下”,心怀犹豫,不像刘兰芝那样义无返顾,坚定勇敢。

        3、他们都憎恨恶势力,但焦仲卿对恶势力抱有幻想,不如兰芝聪慧明智。

        兰芝聪慧明达,洞察世情。她深知自己“三日断五匹”,“非为织作迟”,是“君家妇难为”。她深知被谴的命运势难挽回,与其说受到羞辱后被赶回娘家,到不如自请谴归;她深知“奉事循公姥,进止敢自专?昼夜勤作息,伶俜萦苦辛,谓言无罪过,供养卒大恩,仍更被驱谴,何言复来还!”她深知被休回家,前途未卜。她深知兄长性情暴烈,冷酷无情,不会容她在娘家久住,即使焦仲卿真心相爱,有心久等,破镜重圆恐难如愿。后来事情的发展也恰恰证明了兰芝料事的准确,察人的透彻。

        焦仲卿却比较迂拙,他对恶势力、对母亲抱有幻想。母亲要休弃兰芝,他以为是婆媳之间的暂时不睦,以为是母亲的一时恼怒,一时糊涂;他以为只要避过风头,母亲就会渐息怒气,婆媳之间还会前嫌尽释,和睦相处,他还可以和兰芝花好月圆。他根本没想到兰芝的哥哥会容不下她,逼她再嫁,母亲也不可能让兰芝再进家门。他一心梦想着“不久当归还,还必相迎取”,表现出十足的天真糊涂。他根本看不出封建恶势力的残忍,看不到封建礼教也会吃人。在殉情之前,他还向母亲说出了打算,他还幻想自己以死相挟,母亲也许会念及儿子其情可怜,想到自己膝下无人而回心转意。他看不出封建家长的冷酷无情,顽固不化,在这一点上,他远不及兰芝明智。

       二、反面人物:焦母,刘兄。

        焦母、刘兄是封建礼教的化身,封建家长的代表,迫害刘兰芝的元凶,是刘焦婚姻悲剧的直接制造者。

        他们都专横暴戾,冷酷无情。焦母心狠如狼,心冷如铁。刘兰芝勤劳善良,聪慧贤达,孝顺公婆,和睦小姑,是一个难得的好媳妇,但焦母却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去之而后快。兰芝和仲卿相亲相爱,她却不顾儿子的幸福,不顾儿子的感情,棒打鸳鸯,扯断连理,何等冷酷!儿子求情,她捶床大怒,破口大骂,何等的专横!兰芝临行前上堂告别问安,她仍大怒不止,何等的寡情!而刘兄呢,跟焦母是一丘之貉。妹妹被休弃回家,他既无安慰之言,也无抚慰之举,反而视为累赘。他无视兰芝和仲卿的感情,不顾兰芝和仲卿的誓约,逼兰芝再嫁表现得非常的凶残冷酷。妹妹不愿再嫁,他“怅然心中烦”,粗暴训斥,语气凌人,表现得十分的暴戾专制。

        但这两个封建家长除了专制冷酷的共同点之外,性格上还有一些不同的特征。焦母专制冷酷而又顽固不化。不仅儿子是苦苦求情还是以死相挟,她都固执己见,一意孤行,她最后放弃了挽救儿子的唯一机会,眼睁睁地把儿子送上了死路,一手制造了这惨绝人寰的婚姻悲剧。

        刘兄不仅冷酷而且自私。他贪财慕势,见利忘义,逼妹妹再嫁完全是看中太守家的财势,想攀上一门阔亲戚,哪里是为妹妹着想!

        总之,长诗就是这样栩栩如生地塑造了性格鲜明且同中有异的正反两组人物形象,使长诗不仅有深刻的社会意义,而且有经久不衰的艺术魅力